彩库宝典

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独家尔冬升谈《犯罪现场》幕后:十个终剪版

时间:2019-10-12 18:4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作为新人导演自编自导的电影,《犯罪现...

  作为新人导演自编自导的电影,《犯罪现场》除了导演曾是周星驰御用编剧冯志强外,还兼有古天乐×宣萱cp和金像奖主席尔冬升监制的加持。

  尽管上映时间在十一黄金周之后,又有《扫毒2》和《催眠裁决》两部同类型电影的前后夹击。《犯罪现场》依旧有成为黑马的趋势。

  当新人导演遇上港式经典警匪片,当古萱cp再聚首,《犯罪现场》的诞生究竟擦出了怎样的火花呢?

  Ifeng电影独家专访了监制尔冬升,从综合角度剖析《犯罪现场》与香港电影的未来。

  尔冬升向我们透露,导演冯志强为了这个片子筹备了很久,却因为演员的问题迟迟难以开机。

  当时已经看过剧本的尔冬升,偶然间了解到这个情况,很是疑惑:为什么一个好本子,又是香港少有的推理片,会被推三阻四得找不到人拍呢?

  思虑之后,他想到了古天乐。巧的是,和冯志强沟通完想法的第二天,冯志强就遇见了古天乐。古天乐看了剧本也很喜欢,时间也合适,于是《犯罪现场》就这么顺水推舟地启动了。

  在尔冬升眼里,冯志强是一个稍显“固执”的导演。为多部经典电影编剧的冯志强对自己的剧本既自信又执着。

  因此,为了保护新人导演的自尊,尔冬升从不会当面指出问题,而是从台湾找来一位专业的“剧本医生”打磨剧本。所有的问题都交给剧本医生,从专业角度和冯志强商量,最终磨合出了大家都满意的作品。而他自己则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了后期终剪上。

  如果将电影比作一场F1锦标赛,那么导演是司机,监制就是副驾驶上的领航员,需要以极强的判断能力和果断的决策能力,将电影的发展方向掌握在可控的范围内。

  对于尔冬升来说,终剪就是比赛的最后一段赛程,不仅能查漏补缺地把一部出了问题的戏补救回来,也能根据审查要求修改对白。

  他很直白地指出现在电影行业内略显浮躁的工作态度,“粗剪之后就火急火燎地挑电影的毛病”,而没有根据市场需求再做调整,“监制就像装房子的监工,房子装好了,装坏了,油漆不对,应该怎么弄?把它弄成一个像样的东西,这需要足够的经验才可以。”

  对于自己的终剪能力,尔冬升足够有自信,“论终剪能力,我在香港是前三名,前两名是我师父”,这也是他把工作重心一大部分放在终剪上的原因。

  不过,《犯罪现场》的终剪数量远超他的想象。十个终剪版本,废柴男主热血逆袭的玄幻小说《吞天记》上榜第,打破了他从业史上的记录。

  一方面,他对这部电影足够上心,每剪辑一个版本都要反复观看,仔细记录电影的节奏等问题,再做多次比较和取舍;

  另一方面,导演冯志强的创作意图偶尔会与他的想法有冲突,这十个版本也成了了他们之间磨合过程的见证。

  “有分歧,当然有分歧!”尔冬升告诉我们,作为一个过来人,他非常理解导演内心的不安。通常这个时候,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他会努力说服导演。

  比如,当导演担心自己想法不能被充分理解时,他就安抚道:“剪辑师清楚你要找什么,你剪的版本都还在这里。我只是把我那部分剪好,你的那部分不会删除的。”

  理解之余,他也会劝导演从更客观的角度制作电影,多听听别人的意见。对尔冬升而言,所有的意见和建议都是出于职业素养。他始终将自己的身份摆正在监制的位置上,在创作上给予导演充分的尊重。

  “我觉得,还是给导演留一点空间吧。那是他的戏,不是我的戏。”因此,片子剪完以后,他先拿去给投资方看,之后无论导演和投资方想怎么修改片子,他都不会再干预。

  不管怎么说,尔冬升和冯志强都为这部电影投入了许多。这十个终剪版本让他花了三个月之久,也让他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工作模式。之前,尔冬升对剪辑师的要求极高,一定得是经过长期磨合过的、自己信任的人才行。

  但这一次,终剪的高标准让他不得不把工作分摊出去,他开始试着把重担交给年轻的新人,从一点一滴培养他们。庆幸的是,结果他都比较满意。

  对冯志强,他也是包容的。他强调导演是一个终身的职业,不应该以一次成败定论好坏。在他眼里,冯志强一直处于进步的状态,而编剧的能力是他不可多得的优势。

  “跟一个比较有主见的,编剧出身的导演合作,要用另外一种方法,比较难一点的。”显然,他对这一次的合作颇为满意。

  与尔冬升见面时,他正趁着采访的间隙吃午餐,动作优雅从容,看不出一丝忙里偷闲的紧迫。他精神很好,谈笑风生不显一分疲态。因此,当这样一个人抱怨“累”的时候,还是稍稍有一点违和感。

  虽然比王晶小不了几岁,但是他承认,拍片速度远远跟不上王晶那样的导演。对于一些好的电影,自己喜欢但是没有体力去拍,他就会选择和信任的导演合作。

  说起来,从台前走到幕后,其实是尔冬升给自己设计好的人生规划。他还在做演员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转到幕后去做导演,再往后,一点点退到监制的位置上。现在做了监制,做什么、怎么做的职业规划也全由尔冬升自己掌控。

  好莱坞的流行趋势让国内观众一度对监制的地位产生虚无的幻想,以为监制可以左右导演的思维。但尔冬升做监制没有“上帝视角”,反而是以帮助者的身份,向青年导演们伸出援手。

  纵观尔冬升的监制史,其丰富程度不亚于他的导演经历。他把这种帮助当作理所当然的“自然规律”,“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伟大,我入这行那么久,某些程度上也经历过。”

  “某些程度”指的是他新人时期,经受的磨难和受到的帮助。所以,用他的话来讲,当他“有资历了”,“升级了”,自然就要把技能教给新人。“我跟好几个导演说,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们什么,吃饭、喝茶都是我的,我这边还要帮你做一堆事情,没钱收的。”他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从新人一路摸爬滚打上来的尔冬升打心底里心疼现在的青年导演。“他们很惨的,没有钱!”他皱起眉头,身体前倾,语气是略带沉重的惋惜。

  但就像给那些在底层挣扎着的青年导演找到出路一样,他也很快给自己的情绪找到了出口:“那些片我是不收钱的,当成慈善在做。我又不打高尔夫,就找个东西自己觉得有兴趣的来做!”

  例如李雨禾导演的《提着心吊着胆》,就是尔冬升在上海电影节做亚新奖主席的时候看到的。“我知道他90万拍完,就马上找他来,协助他终剪,帮他去跟平台协商,多给点钱上片。最后有两千万票房,很好了!”

  此外还有一部香港电影《蓝天白云》,是张经纬导演的处女作,全部资金来源是政府给的五百万。尔冬升知道了,也去免费帮他做监制,后来在金像奖和釜山电影节都有不错的成绩。

  说到这些电影时,尔冬升像是在说自己的作品一样如数家珍。“我不太会去计较收益。给年轻导演帮忙,我觉得那个戏有意思,值得去做就做!”

  但对于一些商业合作,他又会切回100%公事公办的态度,“商业片不是我的作品,就会比较职业化。”他甚至拒绝合作导演的感谢,“不用感谢我,我只是出卖我的专业跟经验而已。”

  但不管是对商业片还是对自己免费帮忙的电影,尔冬升都会尽全力。他的职业性体现在对不同电影不同的处理上,“做监制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个有点机会,也不是太差的东西,就去推荐,看公司拍不拍。”

  他将不同风格的电影对症下药地推荐给不同的公司,例如把冲柏林电影节的影片推荐给喜欢文学性的公司;把喜剧推荐给重视市场和收益的公司……

  除了给钱,他认为“提供资源”也是对青年导演的一种鼓励。“他们有时候也不是在意多少钱片酬。对他们来说,最大的动力就是有戏拍。拍戏的过程,创作的过程就是生活,他们在那里面成长。”

  经历过国内电影商业化和资本化过程的尔冬升,深知只靠“流量明星”就能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部电影的成功综合了多方面的因素,因此,他总会不厌其烦地和新人导演沟通,劝他们不要过多地担心结果和票房,帮他们一步步地分析电影和市场,“这是综合的考量,时机也很重要!”

  身为香港电影半边天的古天乐这次依旧在《犯罪现场》里挑大梁,搭档他的女主角是他过去的荧屏cp宣萱。谈起让大部分影迷追忆童年的古萱cp,尔冬升直言不讳, “是商业考量!”

  “古天乐跟她很多年没合作,媒体上已经有人在问,古天乐宣萱会不会合作?宣萱正好可以演这个角色。”

  职业敏感度告诉尔冬升,除了古天乐,《犯罪现场》里其他的香港演员很多都是没有吸引力的。为了宣传,让古萱cp银幕重逢无疑会成为电影的一大亮点。“起码记者会来。”他委婉地说。

  但很明显,尔冬升并不想把所有的筹码都押在这对cp身上。熟悉影视圈行业规律的他,比起利用明星效应做宣传,更看重口碑对影片的重要性。

  “观众信谁的呀?信自己的朋友,信自己的同事。身边的人推荐了,他们才愿意去电影院看。本身那部戏拍得好的话,他不会垮。他可以票房不太好,他不会全垮。”

  他又一次谈起“大流量”对电影的危害,“所谓垮的戏,就是大制作、大明星,那就叫垮,因为他在钱上面损失非常巨大。比方说你拍三个亿,要花个八千万来宣传,你本来拍个戏三亿,他可以亏的不止三亿,因为他把宣发都亏进去了,亏了三亿八千万了,那种戏才会垮。”

  他的想法就像一条直线,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绝不拖泥带水。所以他对流量,对票补带来的票房是完全不屑一顾的,唯有好的剧本,好的导演,好的演员才能让他对电影有信心。

  因此,他从来不会吝啬给自己合作的导演鼓励,“所以我对年轻导演,会骗骗他们,打打鸡血:你要把这个电影尽你能力拍好,好的戏不会垮的。在影院上不一定收入那么多,但你观众真正的量是在网络上面。所以还是要尽量把工作做好一些。”

  要在香港娱乐圈里找让尔冬升佩服的,有三个人。前两个是尔冬升的监制老师,剩下那一个,就是古天乐。

  除了投资《犯罪现场》的“天下一”,古天乐在泰国和香港分别建立了一个专业的后期公司,除此之外,他名下还有音乐后期公司,特效公司,投资都非常可观。

  “他赚到钱,就放在电影里。电影是很花钱的东西,所以他其实全力投资在本行里面。你看,他捐了一百多家学校了,都没人知道,其实他现在付出很多的。”

  尔冬升滔滔不绝,像是在评价一个不可多得的知己:“有时候我也叫他缓一缓,别这么着急。压力其实很大,每个月养那么多人,就全靠他来撑着这个家底。”

  2019这一年,古天乐已上映和未上映的电影一共有12部,平均下来一个月一部。这样拼命三郎般的工作态度,在尔冬升眼里则有诸多无奈。

  用他的话来说,演员创造角色给自己拍是好事,刘德华也这样,但刘德华还有演唱会,古天乐却把精力和金钱都砸在影视里。

  现在的香港影视圈断层现象严重,知名的就是古天乐、刘德华、张家辉这类的演员,投资方找来找去都是找他们。可对于古天乐来说,必须要拍出电影来支撑住香港电影产业。

  这些在尔冬升看来有些傻傻的行为,正是古天乐的感性之处。“我觉得人不一定是要完全计算理性的,他也有他善意的地方。”尔冬升不太愿意用纯商业来形容古天乐在工作上的“拼”,“他为了公司故意多拍两部戏,让行业里多点工作机会,也有这种很单纯的善意!”

  但他转头又主动谈起了古天乐的商业价值,“起码到现在为止,他有那么多戏,有别的合伙人,起码在市场上大家对他信心还是有的。”他用“简单”和“现实”来形容他所了解的电影圈,在那个圈子里,古天乐是有地位的!

  从2011年开始,尔冬升就大规模地监制警匪片,而今年他监制的两部新片《犯罪现场》和《催眠裁决》,同样都是警匪片。

  和警匪片比起来,曾经创造过无数经典的古装武侠片,因为不再流行和投资大等原因,已经逐渐淡出了香港电影市场。而最直接反映香港年轻人生活状态的都市爱情片,在尔冬升看来是完全“不接地气”的,“现在内地很多成熟的导演拍的爱情片都接不了地气。”

  “香港电影遇到问题,主要是因为内地市场。”曾经辉煌一时的香港电影,交到尔冬升手上时已不复当年勇,这在尔冬升看来很大一部分是内地电影市场的崛起造成的。

  “当第一次一亿票房的时候,所有老板都疯了,全面转向北上。原来港片的海外市场就没有人去经营了。”他说这话时语气平缓,并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就像在讲一个和他无关的故事。

  但他很快就补充道:“我们现在在恢复推动海外市场,很多老板帮忙,但香港电影太被动了。”

  所以,以他和古天乐为代表的一批香港电影人开始孜孜不倦地增加港片的数量,以开拓更大的市场。现在,他们的受众不仅是四五千万的全球华人,还包括新马泰、菲律宾、台湾、日本、韩国、印尼等亚太国家。

  除了增加港片数量,培养青年导演也在尔冬升的计划中。不过,目睹过辉煌时代的青年导演们,难免会在自己的影片中流露出对那个时代电影人的怀念和致敬之情。

  对此,尔冬升不以为意,“创新是很困难的,你喜欢哪个导演的戏,你多看几次,你自然受他的影响。”他还鼓励新人们多看多学前人的技术,被优秀的作品影响。

  “最好是你在开戏之前先别看,拍完了之后再看。因为成功的戏会影响你,会打乱你,所以不需要。”他认为自己的导演作品就有受到许多作品的影响。但其实看的越多,在电影里体现出的别人的个人特色就越少,因为都已经内化成了自己的风格。

  对比香港电影和香港的青年导演,金像奖的状态并不是那么乐观。尔冬升担心今年金像奖的参赛影片可能会超越金融风暴时期,降到历史新低。

  “我们是被动的!我们最低一年49部,前几年的事情,就是金融风暴。今年可能会破新低,因为牵扯到投资方,跟我们无关。”

  在尔冬升看来,金像奖只是服务性质的,主要是为了激励行业内的工作人员。因此,影片的数量和质量并不会动摇金像奖的本质。

  对未来他依旧乐观:“我们希望做一个好的节目。如果片单出来的演员新人多,没有吸引力,那我们就尽量把颁奖嘉宾卡司做大,标准做好。我们是一个服务机构,所以不会去想太多工业的事情。”

  亲身品尝过香港电影最辉煌果实的尔冬升,也随着香港电影经历了一个从巅峰跌落低谷的过程。

  现在,走出谷底的任务落在了他的头上,他并没有感到压力和无奈。相反,他一直都充满了信心:“我觉得都是一个循环。你去掉最坏的事情,总有一些好的事情发生!”

  他把自己的未来,也规划在了香港电影的未来内。面对这两年香港导演到内地来拍主旋律电影的趋势,尔冬升既不愿落人后,也不随波逐流。

  他深知历史背景是香港导演的创作壁垒,直言不讳道:“有历史背景的,其实香港导演很难拍得好。《红海行动》、《中国机长》这些刺激的,有好莱坞风格的商业片,才是香港导演擅长的!”

  他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也已经和博纳合作了一部主旋律扫黑题材电影《国家行动》。

www.07146.com,金光佛救世网,彩库宝典,45612藏宝玄机资料,老地方论坛33648,888520.com,123ls绿色历史图库,62544.com,48789曾道人救世网